欢迎来到京北众筹!

| |

服务热线:010-69943424

创始人曾遭黑社会追债,东山再起建立免费公益平台

2016/07/28    铅笔道

创业踩坑不难见,但少有人像宋磊一样步步惊心。


.jpg

Star Angel创始人宋磊


一番创业下来,不仅烧光了两轮融资(约3800万),还负债累累,成为黑社会追债的对象。


2015年上半年,当他围绕互联网公益二次创业时,过去犯的错误都成为今天的教训。


他不会大张旗鼓地召开一场耗资数百万的发布会,而是低调起步,先极小规模内测,跑通产品逻辑;他也不会急速将团队扩张至数百人,而是谨慎地与盐光加速器合作,由其技术入股,代为研发App;他更不会忽视现金流管理,而是找到了确保项目盈利的商业模式……


这次,宋磊设想了一种公益新玩法。他想让企业掏出广告费,平台将其拆分为无数个小额红包,用户抢到红包之后,可任意捐赠到平台的某个公益项目。


“相当于企业出钱,用户出手。”而在他看来,这种企业品牌曝光方式,可比街边的无效传单强多了。


今年6月,项目“StarAngel”获得400万天使资金,估值5000万App将于9月上线。


.jpg


曾遭黑道追债


“黑社会也不要你命,就是要钱。他会把自己宽厚的手掌,按在你的膝盖上,说:兄弟,赶紧吧,我们赶时间。”


眼前的宋磊,模样斯文,言语条理分明。回忆起上一次创业的失败,他已能轻描淡写地谈起那些艰难的瞬间。


那是5年前,年轻气盛的宋磊初涉互联网。他想在线下商铺部署二维码,用户扫描二维码可点菜、下单、支付等。


可惜入场太早,烧钱太快。“微信还没有普及,也没有使用终端,大家对二维码的认知还停留在非常基础的阶段。”


宋磊想要亲自教育市场,大手一挥,一场发布会就花费500万。那时App刚刚上线,他就召集了4000多名大学生,发放了550台最新款iPad,“开始了轰轰烈烈的贴码运动”。为了支撑庞大的地推行动(拓展商户),团队野蛮扩张,迅速增至200多人,一个月就能烧掉300多万。


他也一度刚愎自用。想要产品大而全,“一开始看不上细分领域,要哪儿都能看见我们的二维码”。他还将大手伸向产品细节,一个按键是圆是方都要干预,“经常自诩,你看乔布斯也这么干”。


颓势之下,他也曾试着扭转。在烧完天使股东的1500万之后,继而又融资1780万。之后尝试了一些可盈利的细分二维码,推出结婚二维码“喜印”、宠物二维码等,“取得了一些成绩,央视还报道了‘喜印’”。


然而,公司已经变成了一个浑身是刺的庞然大物,为时已晚,积重难返。当公司每个月支出三四百万时,宋磊还犯了一个错误。“我不愿意裁人。我认为对员工好的方式,是为他们保留一份工作。”


到了2013年初,公司现金流濒临断裂,内部矛盾集中爆发。当股东不得已介入管理,将200多员工裁至十几人时,公司已经负债累累。


作为法人,宋磊陷入了债务纠纷。他不断跑法院,监察大队电话响不停,被限高(乘坐飞机)限出境,黑社会找上门来。


卖车卖房,他想尽办法偿还债务。第一次创业的失败,让他对员工和投资人心怀愧疚,难以释怀。


用红包撬动公益


去年,当宋磊缓过来,准备再次创业时,二维码已经遍布大街小巷了,移动支付再常见不多。“我们当初的想法是对的,只是我们无法支撑这件事,它属于支付宝和微信这样的大平台。”


前车之鉴,后事之师。这一次,宋磊决定不再重蹈覆辙。“我们会考虑团队的优势是什么,长板在哪里。”


.jpg

团队部分合伙人,从左往右依次为:宋磊、陶烨、张洋。

首次创业时,团队有一个天使股东,是一位有着深厚公益资源和经验的企业家。2015年初,宋磊与他探索数月,将方向定为互联网公益。


不断打磨中,他们确定了“免捐公益”的形式。“过去360认为杀毒软件可以免费,今天我们认为公益捐款也可以免费。”


具体而言,操作方式是让企业出钱,将其拆分为多个小额红包,用户抢到红包之后,自主用于具体的公益项目。


如何让企业慷慨解囊,宋磊瞄准了他们的广告预算。“一般只有大企业才有公益预算,而大部分企业连利润都不够,哪有公益预算。而推广是所有的企业的痛点,他们一定有广告预算。”


在宋磊的设想中,公益红包将成为企业广告的载体。“现在太多无效广告了,而大街上一张传单的成本都超过1元了,10张传单就是一个贫困孩子几天的口粮。”而倘若企业将部分广告费作为红包款,让用户抢走做公益,企业将得到更多品牌曝光和口碑。


而这种方式可让项目具备造血能力。在产品设计中,企业红包款的20%将作为平台管理费。“公益和慈善不一样,要有商业模式才能持续。国外大量公益组织是具备造血能力的,这也是国内公益的走向。”


2015年11月,项目“StarAngel”启动。这一次宋磊不再大张旗鼓,而是带着团队低调起步。为了让产品落地,他们入驻了盐光加速器,“让盐光持有部分股份,帮我们研发App”。


今年3月,“StarAngel”App内测版出炉。


.jpg

Star Angel测试版


恰好,当宋磊和老同学聊到自己在做的公益红包时,对方提到,学校(宋磊母校)有一位学生得了白血病,“能帮得上忙吗?”


“可以帮忙。”于是,“StarAngel”提前上线,并为患病学生设定了12万元的企业红包金额。


那时App只是测试版,同学们只能相互分享一个二维码,扫码安装。一天时间内,4000多位同学参与抢红包,累计点击红包约50万次,很快达到了红包金额。


让用户留下来


这次内测带来4000多用户,但他们该何去何从?


内测结束之后,宋磊思考了这个问题。“公益救助只是入口,但无法提供黏性。对于大部分用户,身边人有困难了,他们愿意帮忙。而平日里,他们对公益并没有诉求。”


如何提高黏性?他给出了三个答案:公益电商、公益社交、公益“博彩”。(总结如下图)


.jpg


今年6月,宋磊拿着内测数据、一套商业模式和团队名单,与京北投资接触。项目顺利完成了400万元天使轮融资,其中100万由京北投资领投,300万在京北众筹平台完成。


.jpg

▲Star angel在京北众筹上线

钱款到位,团队组织了“全民公益中国行”。在活动中,团队在81天中开车抵达81个城市,与当地志愿者一起四处走访,发掘需要帮助的群体。青岛、济南、郑州、合肥、南京……现团队已经一路走过60座城市,积累3.6万微博粉丝。


.jpg

全民公益中国行

9月,“StarAngel”将召开一场发布会,将中国行的所见所闻,汇集为一部调查报告。“就像柴静的《穹顶之下》,让人们反思了雾霾的本源。我们想通过公益调查,启发人们对公益的思考。”同时,这场发布会将成为一场企业红包款募集活动。


之后,“StarAngel”App将正式上线。届时,登陆平台的公益项目将来自两处:合作的公益组织推荐、用户自主上传。对于后者,“StarAngel”将联合第三方展开公益尽调,筹款金额也由尽调结果决定。


在宋磊看来,用户参与是天然监督。“如果有1万用户抢红包,一旦项目造假,用户会反馈出来,这就解决了透明度问题。”


来源:铅笔道